重要提示: 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人物
毕荣九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03-07

 

毕宁清(1874—1925),字荣九,博山西寨人。荣九九岁时,父雨亭去世,伯父云亭(当地著名画师,常年客居莱芜,以画为生)自莱芜奔丧归来,料理殓葬事宜,从此在家教荣九及其兄凝君学画,越二载,云亭去世,荣九遂与其兄离家外出,辗转到禹城,向城隍庙庙祝借厢房一间,为人画“书桂”之类以谋衣食。至山东巡抚张曜来禹城,庙祝嗦毕氏兄弟回避,而毕氏兄弟未能如命,遂为张曜所识,邀为幕宾。后为张曜画贡品《玉带河图》,甚称其意,乃为清七品蓝翎顶戴。

清同治年间,北京艺人甘炳文首创内画艺术。周乐元布其衣钵,技艺日进,称为海内名家,但周在技术上很保守,作画时不愿人见。博山协顺庄商人王冯浩去北京做生意,设法进入周宅,见周乐元作内画乃用钩形竹笔,遂回博研习内画技术。清光绪十六年,十七岁的毕荣九从王凤浩那里间接的学得了北京的内画技术,从此开始了他的内画生涯。经过一番苦心钻研,和同时的几位艺人共同努力,终于奠定了博山内画艺术的基础。

毕荣九从王凤浩那里学得内画艺术之后,首先对王的执壶方式加以改进。由于王没有看到周乐元作画,所以当他画内画壶时,执壶的方法是壶口向里,很不得法。毕荣九根据作画者的习惯,改为壶口向外,这样,画家看自己所画的画面是正的,画起来得心应手。毕荣九对内画壶的“涮里”工艺,也作过多次探索,起初北京的内画艺人多用水晶壶作内画,水晶琢制的壶“掏膛”后,内壁形成沙面,容易留墨。改用琉璃壶后,须将透明的烟壶内壁磨成沙面,这个工艺叫做“涮里”博山内华艺人未得其法。毕荣九先以铁丝一束,弯其顶端,伸入壶内,往复钩掏,不成;又以火镰,铁锅片敲碎纳入壶中,摇晃,久之,壶壁仅出现一些划痕,且通体黯黑,又不成,最后乃以铁砂和砂浆入壶摇晃,使得理想效果。自毕氏至今近百年而此法仍不废。

毕荣九的内画艺术在生前即负盛名,中年曾去北京卖艺,与北京中诸艺人切磋。除内画外,毕氏亦擅长铺丝画,油漆条,泥塑等。所作花卉颇近院体,山水、人物亦极精妙。相传有北京客商来定购《一百单八将》内画烟壶。当时毕荣九年少气盛,不甘示人以弱,当即答应,但提示每个人物需二百吊钱的润笔。北京客商认为价格太高,无利可图,此事遂寝。后经当地人渲染,成了毕氏画过“一百单八将,各个带腰牌”的内画烟壶的神话。

毕荣九为人纯朴敦厚,亲邻后生有欲随其学画以作衣食三具者,莫不竭尽心力教之。同辈中有愿共同研究内画艺术者如孙坦普、薛向都、辛八等,毕皆与其相互切磋,毫不保守。家中房屋狭窄,学画者光盈门庭。一生清苦,了无积蓄,临终唯有内画壶遗留于孀孤。有入室弟子四人:王致富、张文堂、袁永谦、阎本立。王致富学成后干油漆匠,阎本立没有学成。袁永谦画艺日进,成为毕荣久后内画大家。张文堂在日本侵华时期被迫改行作陶瓷彩绘。1954年被请回琉璃行业,重操内画旧业,与薛京万同为承前启后的内画艺人。毕氏子侄辈中随其学画者四人:长子毕怀远,字宝三,学内画,后以画铺丝画为主。次子毕恒远学内画,后改陶瓷彩绘。四子毕悦远,学内画,早殇。毕凝君之四子毕懋远亦随荣久学内画,兼画铺丝画。

 

  

 
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
博山区陶瓷琉璃行业办公室主办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新建一路21号 邮编:255200 电话:0533-4120857 邮箱:bsqtlb@163.com
博山区政府信息化管理办公室技术支撑